问答百科 娱乐 什么样的人适合做学术

什么样的人适合做学术

斗转星移,春风又起。我在这片土地上已经被困住了八年之久。如今在抬头望向这缤纷的花海,百感交集,欲语还休。

我总觉得一定要将我对这件事情的理解记录下来,等我老了,行将就木之时再来看看。

什么样的人适合科研

什么叫适合?我所理解的“适合”是指作为一名学术工作者,能够在大部分时候以“有效率的,快乐的,持续的”状态下完成一件件有对自然探索和生产实践有实际意义或者哲学意义的研究工作。什么样的人适合一辈子来做这件事呢?

  • 热爱自然

如果你是一个走在路上仰望星空却丝毫不好奇为何星星会发亮,看到万物生长却不觉得无比神奇的人,很难想象你会看到一个三角形就注意到内角和是180度。我们生下来就有好奇心,但是家庭,教育,人际关系和社会价值观会不断冲击我们的好奇心。不是每个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安心而优雅地思考着每一个起初觉得有趣的问题,大部分时候,我们会淹没在生活里。毕竟周围总有那么些人你不断提醒你柴米油盐才是生活,车房票子才是地位。

等到有一天你不用再为温饱而操劳回过头来看到那一片蓝天时,有多少人还会在乎这天为什么是蓝色的呢?可是有一些人,自始至终地保持着这份对大自然最原始的好奇心,并一直求索,追根朔源,翻遍书籍却一无所获之后从零开始,自创理论加以实验,建立模型并投入应用。绝大部分时候,他们也有生活的琐碎和负担,但是他们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思考这些问题了。无穷的自然已经占据了他们绝大多数的内心。这样的人,应该会开始一段可能适合自己的科研。

  • 洞察与创新

自然是浩瀚无边的,知识是繁琐晦涩的。如果你只有一份好奇心是远远不够的,它足够你放弃一些来开始,却不足以让你走下去。有的人总是倾向于去看书,学习那些前辈学者们甚至耗费毕生心血完成的著作,然后享受这些已知的知识。可是科研不同于学习,一味地去学习现成而系统的知识只会让你成为一名学习者,博学者,却不是一名探索者。我认为只有能够从已知的问题洞察到更深层的本质以及潜在的未知,从茫然的未知中不断创新的人,才有可能完成一段有价值的研究。学而不思则罔。

  • 全神贯注,持之以恒

洞察到问题的本质,探索到新的未知,接下来需要的是脚踏实地地去学习,去参考,去研究。然而科学研究和公司或者单位学习最大的区别在于,这个过程可能是无比漫长,困难,甚至充满 " 功亏一篑” 的风险。同时我们所处的社会体系,科研经费来自于辛辛苦苦的纳税人。没有成果,就面临着不被认同,各种风险。是的,这没有办法,再多的机制也不足以甄别出哪些人是在兢兢业业的一无所获,哪些人却是在悠哉游哉的混日子。然而,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唯一能做得最有效的可能不仅仅是去担忧怎么交差,怎么出成果。而是全神贯注投身于自己所研究的问题,日复一日,历经春秋。当然,及时地整理工作,与人交流也是很必要的,不仅仅是帮助自己“交差”,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监督与鼓励。

  • 勇敢地说出“噢,是我错了,你说得很对”

当我们和绝大部分人意见相左时,或者双方各持己见,党同伐异,或者会千方百计顾左右而言它,自始至终不会承认自己犯了错误。在我看来,那些总是能够在确切知道自己发生错误的时候勇敢,立即承认错误的人,不仅是一个道德高尚,谦虚谨慎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把原则和学术放在个人得失之前的人。如果你心中只有“把问题研究清楚”这一个目标的时候,你可能会欣喜指出你错误的人,你可能会习惯地说我错了,到最后你可能会越来越少的犯错。但任何时候,没有必要在自己已经接受对方的观点时做无谓的狡辩,于人于己,浪费时间,更将问题复杂化。

  • 敏锐地说出“你这样也不一定全对”

就像先前说到,很多人在学习读书时更能产生“啊!我今天又懂了很多”的成就感,在面对一望无际的未知荒野时却束手无策。我们总是习惯性地对一些漂亮,严谨,权威的知识体系充满敬意与爱意。然而,以科学研究为唯一目标的人,不仅仅承认自己的错误不是困难,往往他们也会在面对权威,面对长辈时毫不犹豫的指出对方存在的问题。

他们之所以会这样不近人情,显得“锋芒毕露”其实是因为在他们看来“把一个问题澄清清楚”这件事情比起自己的失礼和潜在的“自己才是错误的那个人”这样的风险更为重要。

总结说来,适合科学研究的人应该有坚实而崇高的动机(热爱自然),良好的天赋(洞察与创新),正确地投入(全神贯注,持之以恒)以及谦逊却不失活力的品格(认错与指错),当然我的理解只是我想故意强调的几点,并不全面。
这样的人并不一定能顺利地进行科研,但这样的人去做科研,往往会很快乐,能坚持,也往往会有结果,进而更加快乐,更加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