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的小天地 知识百科 《羊了个羊》火爆背后:玩法设计是否合规?

《羊了个羊》火爆背后:玩法设计是否合规?

本报记者 许心怡 吴可仲 北京报道

中秋假期以来,小程序游戏《羊了个羊》火爆全网。不足0.1%的通关率、省份之间的比拼、转发群聊的获取道具方式推动这款游戏“出圈”。

9月13日,“羊了个羊”话题霸占热搜榜第一名,截至9月16日,微博话题累计达到25亿阅读量。此外,《羊了个羊》出现了宕机的情况,其官方微博显示9月13日至16日游戏宕机6次。

在收获热度的同时,这款游戏也因过高的难度设置、与同类游戏的相似性等引发争议。甚至有玩家认为,《羊了个羊》的设计或许决定游戏从一开始就是“死局”。

玩家:就是不让我过?

《羊了个羊》是一款堆叠式消除游戏,它的玩法规则非常简单:将界面上的卡牌点入下方卡槽中,3张相同图标的卡牌被拖入卡槽中就可被消除,界面上的卡牌被尽数消除即可通关,前提是下方的7个卡槽不被占满。

在《羊了个羊》第1关,玩家就可以掌握上述规则。这一关出现了3种图标的卡牌,每种卡牌数量都是3的倍数,无论如何不会占满7个卡槽,“闭眼乱点也能过”。

然而到了第2关,游戏难度陡然上升。这一关界面上卡牌数量和堆叠层数都大大增加,玩家需要仔细规划,有时还要“赌”上一把运气,才能将界面上的卡牌一层层消除。如果把7个卡槽占满且无法进行消除,玩家除了放弃,还可以通过转发群聊或者观看广告获得3种道具:撤回一步、移出3个卡牌、洗牌。三种道具各使用一次后,如果还是无法进行下去,玩家只能放弃这一次闯关。

网友“就爱吃香菜”在社交网站上发布的一张《羊了个羊》游戏截图显示,其界面上的牌已所剩不多,但无论哪种牌都无法凑成3张,也就是说游戏进入“死局”。

不少玩家也遇到与“就爱吃香菜”相似的情况,他们贴出的截图显示,游戏界面上的牌所剩无几,但显示出来的牌无法凑成3张以完成消除。但是,亦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所剩余的牌就是显示出来的这些。

《中国经营报》记者向《羊了个羊》制作方北京简游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简游科技”)求证,该游戏是否存在无解的可能性,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应。据媒体报道,简游科技创始人张佳旭针对一张剩两张卡牌的游戏截图回应称,摆列方法和视差让人感觉只有两张卡牌,其实底下还有,只是叠住了,如果还有随机洗牌道具,就能过关。

玩家被吸引点进小程序游玩,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后,意识到或许自己从一开始就难以通关,也就产生了不满情绪。

网友“就爱吃香菜”表示,自己先后在微博热搜和抖音上看到这款游戏,无意间扫了二维码进入游戏,便玩了几十把。发现上述无法通关的问题后,她感到不快:“反正我现在就觉得,这玩意儿是为了骗人看广告,故意设置很高难度”。

北京韬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司斌斌对记者表示,即便该游戏卡牌数量不是3的倍数,即出现相同的牌无法凑足3张,该行为本身并不违法。司斌斌指出,《羊了个羊》属于消除类游戏,但并不属于传统的“三消”游戏,不保证游戏卡牌必须能被消除完毕,或卡牌数量必须是3的倍数,而游戏玩法设计的自由度是很高的,只要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或可能造成其他严重不良后果,法律上是不限制的。

但是,司斌斌建议,游戏厂商应事先明确告知玩家规则,尤其是大量玩家普遍对游戏规则可能产生误认之时,以避免恶意诱导玩家、进行欺诈消费。“目前不能证实这些卡牌的数量确实不是3的倍数,假如这些卡牌的数量确实不是3的倍数,即第2关的游戏规则和第1关并不完全相同,第2关不会出现跟第1关相同的结果——所有卡牌被消除干净。那么,该游戏的第2关可能利用了玩家在第1关知悉的游戏规则的思维惯性,利用游戏规则的暗自修改,诱导玩家不断进行闯关挑战,并只能通过看广告或分享给好友的方式获取游戏道具,有诱导分享、欺诈消费之嫌。”司斌斌说。

玩法“抄袭”争议

《羊了个羊》还因被指与另一款堆叠式消除游戏《3 Tiles》十分相似,而引发争议。对此,简游科技相关负责人此前回应称,如果“连成3个”的玩法就算抄袭,那这样的游戏也太多了,公司不会对此理会,用户自然有自己的判断。截至发稿,记者并未获得进一步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玩法、界面等类似于《3 Tiles》的游戏不只有《羊了个羊》,只是包括《3 Tiles》在内的此类游戏难度设置较为平和且层层叠加,玩家可以持续闯关。

司斌斌对记者表示,《羊了个羊》相对于《3 Tiles》的玩法规则,应属于合理借鉴,不构成抄袭或其他侵权行为,“《羊了个羊》游戏的玩法规则设计过于简单,应属于思想层面,而版权法重在保护表达,因此仅从游戏玩法规则设计角度,很难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另外,如《羊了个羊》无其他不正当竞争行为,也很难构成不正当竞争或其他违法行为”。

《羊了个羊》出圈后,一些模仿它的游戏也迅速上线。9月19日,《羊了个羊》团队在微博中表示:“近期不少抄袭产品上线,为了大家更好的游戏体验和社交体验,请关注正版渠道《微信小程序羊了个羊》。”

该团队还表示,有玩家在游戏直播、社交软件中,利用工具或软件表现出类似外挂的画面,称对于利用外挂损害游戏声誉的行为,正在追究其刑事责任。“我们也加强了对违规信息的检测识别能力和打击力度,反作弊机制也在加强。”该团队表示。

业内观点指出,无版号运营或成《羊了个羊》的一大隐忧。对此,简游科技方面尚未作出回应。

“《羊了个羊》作为一款联网的休闲游戏,依据现行法律法规,属于网络游戏,在上线运营前(出版前)必须先取得版号。”司斌斌表示,“但实际上,游戏版号政策的实施和执行,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可能存在较大差别。有些应用商店是不审查版号的,比如苹果应用商店APP Store上目前有多款《羊了个羊》同名游戏,均无版号,但游戏均在运营中。”司斌斌介绍,目前在微信小程序上,对于部分游戏功能较少和无内购的休闲游戏,上架要求比较宽松,仅要求提供该游戏的《软件著作权证书》,通过平台审核后即可上架,未对版号进行强制性要求。

天眼查APP显示,简游科技已对“羊了个羊”进行软件著作权登记,该游戏首次发表日期为6月13日,登记批准日期为7月29日。

简游科技成立于2021年1月,注册资本约117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张佳旭,经营范围含从事互联网文化活动、软件开发、产品设计等。据简游科技2021年年报显示,其参保人数为7人。

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张佳旭、厦门雷霆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乐闪科技有限公司共同持股,其中,厦门雷霆网络为A股上市公司吉比特旗下公司。记者联系到吉比特方面,该公司人士表示,不接受有关《羊了个羊》的采访。

市场规模超300亿

《羊了个羊》的走红引起业内对休闲游戏细分赛道的关注。大部分休闲游戏开发周期短、门槛低、玩法轻度,并且可以通过小程序等方式传播,很容易触达大量的玩家,但也具有留存率低的问题。

伽马数据发布的《2022年休闲游戏发展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休闲游戏市场规模达346.5亿元;预计2022年会略有缩减,达到344亿元以上,其中广告变现部分预期收入达260亿元以上,预计占比达76.6%。2022年上半年,在中国移动游戏市场中,休闲游戏下载量占移动游戏整体下载量的41.7%。

广告变现是休闲游戏最主要的变现途径。截至2022年6月,超80%头部休闲游戏产品将广告变现作为主要变现手段。87.4%休闲游戏用户在游戏中看过广告,六成以上用户表示会对广告内容进行关注。

受限于玩法深度、题材新鲜度,通过广告变现的休闲游戏产品迭代速度比较快。上述报告显示,2022年头部广告变现休闲游戏产品中,超七成产品运营时间在两年以内。大部分此类产品会在上线后快速冲击产品下载量峰值,并在一年内开始进入衰退期。

上述报告指出,游戏质量是导致用户弃游的主要原因,具体而言是游戏玩法设计,超45%用户曾因玩法无聊而卸载游戏。其他导致用户卸载游戏的原因还有:难度过高(26.05%)、bug过多(25.08%)、卡顿(23.38%)、占用存储空间过大(21.71%)、画面差(20.75%)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