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的小天地 知识百科 40年前,台湾乐坛的造星工厂,陨落在巅峰时期

40年前,台湾乐坛的造星工厂,陨落在巅峰时期

1998年,一个年轻人,从周华健、李宗盛手中领过「金曲奖最佳唱片制作人奖」。

坐在台下用相机捕捉这个年轻人领奖瞬间的摄影师,正是他的父亲。

主持人张小燕调侃年轻人的父亲:“陶大伟,你做了一辈子音乐,没儿子做一张光彩啊!”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陶大伟虽然知名度不高,儿子却几乎家喻户晓。

他的儿子叫陶喆。

01

飞碟四大天后

如果不是张小燕的提醒,我们都忘了,原来陶喆的父亲也是一名歌手。

陶大伟的首张专辑《陶大伟1983创作专辑》,听来同样有些许陌生。

然而,这张专辑可不一般,林青霞在这张专辑中献上了她首开金口的歌曲。

这张专辑是为她、成龙、郑少秋等人主演的《迷你特工队》的配唱专辑。

而且,这是飞碟唱片的开山之作。从此,滚石唱片在台湾乐坛有了强劲对手。

1981年3月,滚石唱片公司发行了他们的创业之作——《三人展》,这“三人”分别是吴楚楚、潘越云、李丽芬,这张专辑的制作人名叫彭国华。

滚石的创办人——踌躇满志的段氏兄弟此时应该没想到,这三人中的吴楚楚会成为今后十多年中他们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1982年原任职于“滚石唱片”的吴楚楚和彭国华,由于跟滚石公司的经营理念不合而离开,在离职后当年12月1日二人一起成立了一家唱片公司,取名为“飞碟企业有限公司”,之所以取名叫“飞碟”,就是为了影射滚石——“地有滚石,天有飞碟”之意。

跨出第一步,总是艰辛而战战兢兢的,对飞碟而言,更是如此。孰料在1983年飞碟唱片就迎来了真正意义的开门红。

不过,红的不是陶大伟,而是苏芮。

飞碟唱片在辗转获得当年《搭错车电影原声带大碟》的制作权后,中国台湾男音乐人李寿全便大力举荐已经在歌厅驻唱十年的老友苏芮演唱,苏芮也不负所望凭借《搭错车》这张原声大碟一举成名。

这张专辑无疑是台湾流行音乐史划时代的巨著,专辑中摇滚、爵士、弦乐大量的使用,成为早期台湾流行音乐编曲的一个范围,这张专辑也排在“台湾百大专辑”榜单的第二名,仅次于罗大佑的《之乎者也》。

苏芮以其丰富而深邃的音乐和接近西方布鲁斯的演唱风格,在花卉艺术音乐界开创了另一种音乐风格。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她终结了邓丽君时代,又开启了飞碟“四大天后”时代。

稍晚于苏芮,飞碟于1984年签约了另一位重量级女歌手——蔡琴,并发表了第一张专辑《此情可待》。这张新专辑则摆脱了民歌的基调,《读你》、《最后一夜》都成为了华语流行乐的经典之作。

专辑封面上的蔡琴摘去了之前标志性的黑框眼镜,穿上了旗袍,化身优雅成熟的女人,辨识度极高的嗓音让人过耳不忘,她的形象与当时的宣传语“最美的女人,唱出了温柔的滋味”十分吻合。

《此情可待》成为当时既叫好又叫座的专辑,也让成立了仅仅两年的飞碟唱片得到了更多的关注。

《冷冷的夏》、《台北的天空》、《翩翩飞起》成就了拥有古典婉约气质的王芷蕾。《台北的天空》甚至被当作台北的市歌而广为传唱,也成为一代人共同的回忆。

黄莺莺1986年发行了加盟飞碟后的首张专辑《来自心海的消息》,飞碟利用强大的包装能力,让黄莺莺变得时尚且充满神秘感。

大陆乐迷开始熟悉黄莺莺,是她1987年发行的《雪在烧》,这是一张被很多热爱华语流行音乐的朋友奉为经典的唱片,在让人惊艳的同名主打歌里,可以充分感觉到古典与流行的碰撞。

身居飞碟要职的李世忠曾这样形容这四位女歌手:苏芮明朗如“太阳”,蔡琴恬静如“月亮”,王芷蕾优柔如“风”,黄莺莺羞涩如“星星”。

这一时期,滚石亦有陈淑桦等知名女歌手,双方在打造女歌手层面互相较劲儿,却又终究平分秋色,然而幸福的是我们这些歌迷。

02

力挫滚石的飞碟男歌手

虽然,飞碟在创作的初期,也和滚石一样,走人文风格。但吴楚楚、彭国华之所以和滚石决裂,就因为吴楚楚等人制作音乐的时候,商业化元素更重,从打造的女歌手就可以看出端倪。

如果说,在女歌手层面,滚石和飞碟互不相让的话,那在男歌手层面,飞碟则可以说大获全胜。

1987年,求职滚石受挫的王杰,在李寿全的邀请下,加盟了飞碟。本是无奈之举,王杰却走上了人生巅峰。

陈乐融为这个男歌手写的那句slogan——“昨日的浪子,今日的巨星,明日的传奇”,成为王杰一路走来的最好写照。

由于飞碟的精准定位和王杰的具有辨识度的超强嗓音,第一张专辑《一场游戏一场梦》全亚洲销量就达到惊天般的1800万张!

这之后的王杰在飞碟强大的创作实力下继续壮大,专辑连连打破销售记录。

那个时候,其它唱片公司为旗下歌手发唱片时,都会特意避开王杰,以免被打得太惨。也是在那个时候,飞碟真正做到了台湾唱片界老大,将滚石踩在了脚下。

滚石曾经想让金牌制作人C 升,对位pk王杰,没想到惨败。滚石在男歌手层面扳回一局,还得等到周华健横空出世,任贤齐火遍大江南北的时候。

在王杰走红的时候,飞碟持续发力。

1988年,张雨生一首《我的未来不是梦》迅速走红,那时正是台湾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这首歌也激励了很多台湾的年轻人。

1989年,借着台湾老兵回乡探亲热潮,打造了“忧郁王子”姜育恒。姜育恒演唱的《再回首》,成为了华语流行乐的经典。

虽然,飞碟唱片较之滚石的人文关怀要略为逊色,飞碟也没有一个能像罗大佑那样,将音乐上升到哲学思考、社会反思层面的歌手。

但飞碟唱片擅长为歌手定位,然后去量身打造歌曲。

比如郑智化,跳槽到飞碟后,一首《水手》对许多60、70甚至80后来说,是一首不能忘也不会忘的歌曲。

特别是那些在底层摸爬滚打的歌迷,这首歌对他们的感染力是任何其他歌曲都无法替代的。

这是一首萦绕在人儿时记忆中的歌曲,当年只是觉得旋律动听,长大一点经历了一些事情后,才体会到这首歌的意义所在。

透过郑智化,我们感觉不是听他在歌唱,而是在听这位歌手本人的情感诉说。

这也是飞碟的成功之处。

03

最经典的偶像组合——“小虎队”

虽然,我们现在总是记得日韩的一些青春偶像乐队,但在30多年前,70年代、80年代的人,恐怕只记得——“小虎队”。

1988年5月,邓丽君经纪人宋文善开辟了一档新节目《青春争霸战》,精心打造三个少女偶像,取名小猫队。

节目效果不错,台长一开心当即拍板决定加钱让他再找来几个年轻男孩当助理主持。

那一年,吴奇隆还是体校学生,为补贴生活在街头摆地摊卖衣服;苏有朋15岁,考上台湾最好的建国中学,可以说半只脚迈入了台大;陈志朋倒是做足了功课,一门心思进演艺圈。

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陈志朋的照片被第一个丢掉。理由是长得太像张国荣,明星脸会失去个人亮点,还是一旁的工作人员默默将那张被丢的照片捡了回来。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小猫队”是红花不为人知,“小虎队”本是绿叶,却无心插柳成功了。

同年12月,由于“年度青春大对抗”节目中“小虎队”三个男生的收视率刷新纪录位居第一,飞碟唱片发现了他们的潜力,“小虎队”三个男孩从开丽的节目助理变成了飞碟唱片公司的旗下艺人。

1989年2月,小虎队在与忧欢派对的合辑《新年快乐》中初试啼声 ,除合作演唱了专辑主打歌曲《新年快乐》之外,还演唱了单曲《青苹果乐园》、《彩色天空彩色梦》,《新年快乐》和《青苹果乐园》一推出立刻成为了全台湾省青少年关注的焦点,该专辑台湾销量突破25万张。

小虎队的口号是:“重荣誉,守秩序,会读书,懂礼貌。”

据说,“追星族”这词最早来源于小虎队,之后才与香港四大天王有关。那时候,男孩都争当某只小虎,女孩的房间贴满小虎队的照片,他们出的单曲专辑一经面世,立即售罄。

另外,“小虎队”三人如今依旧活跃。

只是当年最想站在舞台中间的人永远徘徊在边缘,误打误撞的两个人逐渐站在舞台最光亮处。三十年间变化无数,冥冥中有些事情竟从未改变,也是天意。

04

远行,无声的告别

“小虎队”解散后,飞碟将林志颖以“旋风小子”的形象推向了市场,这也是飞碟打造的最后一个偶像。

而飞碟本身,似乎这时候背后也暗潮涌动。

1995年底,飞碟发行了一张合辑唱片《相亲相爱》,汇集了当时旗下的许多歌手,但无论他们再怎么煽情地合唱“因为我们是一家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也无法挽回飞碟即将离去的现实。

飞碟唱片在其最辉煌的时候却选择了远离,华纳唱片逐步完成了对它的收购。国际唱片业巨头的杀入,让台湾本土的唱片公司土崩瓦解。

它没有说过再见,当你抬头看,你会看见那痕迹,飞碟曾飞过这世界。

没有了飞碟唱片,只剩下了滚石。而滚石并没有因这种意外的胜利兴奋多少,反而显得那么地落寞。

段家兄弟一句:“请电信行业不要虐唱片行业”,无比酸楚。滚石依然在坚挺,但时光不会再倒流回那个简单而温暖的年代了。

注:图片来自网络,仅作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参考资料:《遇见台湾 我曾听过你的歌》

本文创作团队

作者 | 赵希夷

策划 | 赵希夷

编辑 | 赵希夷

返回顶部